老龄化不是创新减速器

时间:2021-01-24 10:12

  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、劳动经济学家理查德·弗里曼近日应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邀请,来沪参与第二届中国发展研究双年会。记者在此期间专访了这位劳动经济学领域的权威。

  弗里曼表示,许多国际大城市都需解决人口老龄化后如何让老年人继续工作、如何安置老年人口的问题。在他看来,中国男性60岁、女性55岁的人均退休年龄,“真的太年轻了,还没变老就退休了”。美国的退休年龄普遍在65岁,一些领域更是达到70岁,“只要身体健康,就能继续工作”并非夸夸其谈。

  上述概念对白领阶层比较适用,对于蓝领则会遇到一些无法避免的问题,首当其冲就是健康因素。蓝领工人正面临被机器人取代的挑战,尤其是被一些劳动速度远超人工的机器所替代。建议蓝领们可以学习使用人工智能机器,把他们在实际操作中的经验带到智能机器人的操作中去。

  此外,弗里曼认为蓝领工人在年龄增长后也可直接改换职业。对于上海这样的城市,要解决老龄化,首先要让老人依旧有工作可做,尤其对于体力劳动者或蓝领,企业和政府都可以设置一些项目,或者成立行业训练协会,各方携手一起为正要退休的低收入者培训新技能,由政府引导老年人参与新的社会活动。“你不知道哪一天,老年人依靠他们的经验,就会在新工作中迸发出怎样的新点子。”

产品中心Product